房东赵先生(达拉斯)

Sam takes care of my rental properties very well. He also has some connections to rent the houses out very quickly. Once my tenant broke the lease and had to move out earlier because she lost her job, Sam helped me to rent my property immediately, and with an 20% higher rent price. So I gained instead of suffered a lose.

I highly recommend Sam and his team to take care of your properties.

房东田先生(达拉斯)

让三一地产为我们管理出租房, 他们有专业管理人员, 我们很是放心。

房东Diana (加州)

非常感谢sam帮我们在德州买到了非常满意的房子。 我们住在加州, 异地购房本不轻松, 但是sam非常专业认真。 从房源推荐到装修选材都替我们尽心尽力, 我们真的非常感谢。 现在我们也委托三一地产出租管理我们的房子。 作为第一次购房又是购买异地投资房 Sam的专业和可信让整个过程都十分顺利。

房东赵先生(加拿大)

我们在房子交割后,远程管理很不方便的情况下把房子交给了31管理。31接受后,立刻安排修复整理了房子,之后不到一周就以我们满意的价格租出了房子,现在已经一年了,我们没有管过任何事情,31管理的非常好,我们省心省力。如果我们投资下一个物业,一定会再交给31管理。

客户李女士(达拉斯)

非常幸运身边有小明和他的三一地产。这些年已经习惯当遇上事情,无论是自己的或帮朋友的都会先想到三一地产。买房租房俢房自不用说,社区活动需要赞助,也是第一时间想到三一地产。衷心感谢三一地产为大家提供全方位的帮助。祝福三一地产越来越好。

房东杨先生(上海)
三城记(A Tale Of Three Cities)

我们家的三代世交,朋友的祖辈与董浩云一起在上海做船运。1949年临近解放,举家迁往香港,终究舍不得上海外滩不远处的豪宅,不到一年,又从香港迁回上海,同来的还有捐献给国家的船只,获得了政府的嘉奖,新中国001号的商船牌照,还有政协委员的头衔。好景不长,没过几年,政协委员的头衔换成了右派的高帽。外滩的豪宅也挤进了七十二家房客。

我们常常费解,风雨欲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断舍离地离开住地,前往更安全,安逸的地方。或许是因为中国人对土地有一种特别的青睐。住地的房屋,往往是搬不走的。所以黄金荣情愿扫大街也选择留在上海,而远行的杜月笙却客死在了香港的租住屋里。哪种选择都令人惝恍,那些年,想必师徒二人都曾惺惺相惜。

进入一九八零年代,侧身挤出开放的国门,朋友全家又从上海搬去香港,对已经充公的外滩老宅失去了眷恋,全家老小蜗居在维港畔800尺的“豪宅”里,至少那800尺是自己的,一毫都不会差。

有过切肤之痛,便会草绳当蛇。香港回归前夕,朋友卖了800尺的“香港豪宅”,远渡重洋到北美的僻静乡村安了家。虽然称不上优渥,但那里的土地是自己的,一毫都不会差。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房地产业风生水起,环球迁徙之后,朋友又回到上海,祖屋里住满了熟悉和不熟悉的人,楼价高昂惊人。没能拿回上海的祖屋,朋友却邂逅了他的太太- 一位同样背景的达拉斯长大的上海姑娘。此后,朋友确立了人生的目标,在达拉斯做地主,接二连三,乐此不疲。因为那里的土地是自己的,一毫都不会差。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上海,香港,达拉斯,朋友的家族故事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侧影,和中国千千万万家庭一样,中国人在追寻富足安定的乐土中不断迁徙,当一个国家给人民以希望,人们就会怀揣理想,纷至沓来;当一个政权祸国殃民,令人失望,人民就会离他而去。绵长繁复的迁徙也告诉我们不要局限于眼前的得失.无论身在何方,都要有广阔长远的视野,珍惜当下的和平与繁荣,在大时代中安居乐业,感受生活。身在中国,有幸认识了三一地产,结识了Sam和Jane伉俪,他们在房地产管理及税务上,诚实,专业,值得信赖.与起源于圣经的企业名称“三一”没有任何违和感。

“不劳而获”是老后生活的终极目标。懂得储蓄和量力而出也是华人固有的美德。所以华人努力做房东,是人生最好的选择。做房东请三一地产提供服务,想必也是不会后悔的选择。


We service anywhere in Houston, Dallas Fort Worth and College Station.